建筑地图威尼斯(下)

我们以威尼斯大运河为界,各挑选了十座建筑。它们不一定是最著名,也不一定是最精美,但却跨越了威尼斯的兴衰史,也呈现了威尼斯各阶级的生活状态与对应的建筑偏好。

在上篇,我们简要地阐述了威尼斯的兴衰史和介绍了San Marco, Castello和Cannaregio 三区。在下篇里,我们将继续介绍另外三区,也就是Santa Croce and San Polo, Dorsoduro, Giudecca。尽管远离了行政中心San Marco,但不要忘了威尼斯在过去是个商业高度发达的城市,因此即使离开了主岛的建筑依然颇有看头。

另外我们还将补充Scarpa所设计的古堡博物馆,卡诺瓦石膏像艺廊和布里昂家族墓地,以更全面地介绍这位来自威尼斯的建筑师。

在15世纪时,里奥托桥只是一座木制的吊桥。1524年决定将其改为石桥,然而桥基的建设屡屡受阻以致建筑计划一拖再拖。最终,里奥托桥的建设贯穿了整个16世纪,当时几乎所有著名的建筑师均参与了这座桥梁的设计。其中包括桑索维诺( Sansovino)斯卡莫齐( Scamozzi),帕拉迪奥( Palladio)和米开朗琪罗( Michelangelo)。

最终,1588年,安东尼・达・庞特( Antonio daPonte)设计的高拱带商铺桥梁被选中。庞特在当时并非是特别杰出的建筑师,更像是一名服务于行政官萨尔的营造商或建筑工程队长,萨尔负责威尼斯众多公共建筑的建设工程。庞特是以水利工程师的身份为萨尔工作的,可能正是他在水利方面的经验决定了他最终能够羸得这项工程。反见上述的各位著名建筑师的方案因为无法完全解决所有问题而没有中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ailuyb.com/,那不勒斯例如对比Palladio和Ponte的方案,能够明显发现Palladio的方案桥拱过小,推测其无法行船。

土耳其仓库原为13世纪Da Pesaro家族按照威尼斯式罗马风格为自己建造的住宅。在14世纪被当时的元老院用作招待显贵的住所,是当时威尼斯最宏伟的建筑之一。1858年被威尼斯市买回并进行了全面的整修,从而完全改变了它的本来面目。维修工程一直进行到1869年,现在建筑两侧的三层塔楼便是这段时间内所建。目前建筑已被改为市立自然历史博物馆。

卡拉特拉瓦( Santiago Calatrava )在威尼斯大运河上设计的宪法桥(Ponte della Costituzione)耗资1160万欧元,跨度长达94米,连接着火车站与罗马广场,是自16世纪以来第四座在威尼斯大运河上建造的桥梁。

卡拉特拉瓦于1951年出生于西班牙,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创新建筑师之一。他在解决工程问题的同时,也塑造了独特的建筑形式,用自由曲线和流动形态呈现了令人震撼的秩序之美。

宪法桥长94米,跨度81米。它从3.2米的高度上升到中点的9.28米。钢结构件拼接成为一个半径180米的拱,另有有两个侧拱和两个下拱,由钢梁将拱连接起来。台阶使用了钢化安全玻璃与天然石材,桥台由钢筋混凝土制成,以同种石材覆盖。栏板为玻璃制成,上边缘有青铜扶手。晚上,扶手内置灯将亮起,强化透明台阶下方照明产生的舞台效果。桥台栏板低矮的灯将照亮桥梁两端的地面。

这座威尼斯建筑学院的教学与活动中心的前身原为托列提尼修道院,那不勒斯于60年代开始进行改造,1966年斯卡帕及其伙伴S.Los 加入改造案,并设计了该学院入口。

其中IVAV为金色深刻,即威尼斯建筑学院的缩写。此谏言来自于18世纪那不勒斯哲学家Giambattista Vico,拉丁原文为Verum esse ipsum factum,意为“真理在于自我执行”,斯卡帕以此凸显建筑这个职业的特性。普诺石板被铁框架撑起,石板右上方滑轮开启入口,水平夹角30度混凝土板,代表着这是一个由45/45/90和30/60/90两块绘图板共构的世界 。

经过45度坡体所围起的通道,右前方躺着的是一件中古时期的巨大门框,这个门框从出土到被加入锯齿细节,就一直平躺在那。 隆起的小地称为campo dei morti, 源于威尼斯瘟疫的城市墓地。铺地与笔直进入的道路区分。即进入时应小心行走,不能被死亡之地沾染。

在经过石门框水池前,学习者将象征性地“净身”,以手击掌于Corbusier着名的Open Hand雕刻,之后方可正式进入学习。

我们前面介绍了威尼斯具有代表性的教堂和宅邸,然而圣罗科大会堂不属于他们之中的任何一种,而是圣罗科兄弟会的会堂。这种由普通教众组成,通常以行业或血统来区分的宗教组织,在威尼斯共和国的公众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例如:为无力奉献基金会的垂死的或已死去的成员做弥撒,消除其本人及亲友对死后的恐惧;支援年迈和得病的成员及其遗孀和子女;为有需要的成员提供女儿的嫁妆以阻止其女儿成为妓女等。

而作为一种人类组织,兄弟会也难免走上了攀比的道路,而建筑也顺理成章地成为竞争的重要载体。因此,会堂中也不乏精美的建筑珍品,例如圣罗科大会堂。圣罗科大会堂从1516年开始修建,其正面采用了奢华的彩色石料。而更值得一提的是Jacopo Tintoretto为之绘画的会堂内部,作为提香最杰出的学生和继承人,Tintoretto几乎凭一己之力完成了大会堂的内部修饰工作。目前会堂内部不仅保存完好,还陈列了Tintoretto的多幅重要画作。

著名的戏剧家Carlo Goldoni于1707出生于威尼斯圣保罗区,后来,威尼斯人用这座建筑来盛放对他的崇拜。这座建筑保留了威尼斯内最完整的宅邸内部庭院,地砖排列出的鱼脊式纹路和楼梯下渐高的尖拱门都是15世纪的典型风格。

庭院内的水井提醒着人们那个淡水稀缺的年代。威尼斯的水井建设在建筑规划占据最关键的位置——水井一旦建成,其周边未来的建筑工程规划也基本成型,庭院的设计也由水井决定:为了收集到尽量多的雨水,整个庭院均铺设砖石;为了不与水井争夺水源,庭院内不能有花坛甚至是花盆。

圣保罗广场是威尼斯城内面积仅次于圣马可广场的开放性空间,与其他广场一样是公众节日和各类活动的举办场地,却比热闹的圣马可广场多了一份恬静。在威尼斯电影节期间,圣保罗广场还被用作露天音乐会和放映会的会场。

佩吉·古根海姆收藏馆,与我们所熟知的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一样,归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运作。创始人佩吉·古根海姆来自著名的古根海姆家族,她在21岁的时候继承了45万美元财产,让她得以在欧洲独立生活,并在威尼斯度过了她人生的最后三十年。她与艺术家亲密的关系及敏锐的嗅觉让她得以以低价收藏大批当时最伟大的现代艺术作品。她收集的326件现代主义和部落艺术,均被安置在这座威尼斯大运河边的宫殿之中,价值可达几十亿美元。

佩吉·古根海姆收藏馆的建筑和它所藏有的现代艺术品一样特立独行。建筑前身为费尼尔·莱昂尼宫,是费尼尔家族在1749年开始修建的宅邸,但后因财务问题停工。但不同的是,这座建筑未在复工,而是一直保持着一种“未完成”的状态,随着时间的洗礼,在威尼斯一众的精美建筑中显得愈发的简练不驯,一如古根海姆女士本人。

在威尼斯的大运河和朱德卡运河的交汇处,是一块三角形的土地,即Punta Della Dogana。遗址上是一座低矮的17世纪低矮建筑,其顶端是一顶蹲下的塔楼,上面耸立着代表财富的绿色和金色装饰风向标。FrançoisPinault于2007年购买了威尼斯的前海关大楼,并委托安藤忠雄将其改建为美术馆。

外墙在原结构上进行了修复,贴着墙角路过的时候,一眼就会被斯卡帕风格的窗花吸引。

内部大部分保持了墙面裸露的状态,房间隔断被拆除,变成了几个平行的长方形大展厅。其中一个展厅的墙壁是安藤忠雄标志性的清水混凝土墙面。屋顶改造成了山墙屋顶,并开了天窗。新的地板由外露和抛光的混凝土制成,在一些地方覆盖着油毡。

安藤忠雄选择了传统的威尼斯地板(即所谓的masegni)作为立方体的中心。在其他地方,地板是由水泥(底层)和油毡(一层)制成的。地板采暖系统包括超过28公里的盘绕循环热水。

威尼斯双年展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项机制,这一点从它所涉及艺术门类的广度就可以看出:美术、建筑、影院、剧场、音乐、舞蹈…第一届双年展举办于1895年,当年有超过20万观众前来观摩这一盛事。双年展大为成功后,主办单位鼓励各国在绿园城堡兴建自己的场馆,作为永久参展的基地。首批响应的比利时、匈牙利、德、英、法、俄等国,场馆都离中央馆不远,其他还有芬兰、日本、西班牙等,总计三十幢永久展馆。这些作为各国永久展馆的建筑,在当年都是由各个国家极具代表性的大师操刀所建。像奥地利馆,就是分离派大师霍夫曼(Josef Hoffmann)生前的最后力作;芬兰馆的设计者则是着名北欧现代主义大师阿尔托(Alvar Aalto);还有日本馆,建筑师是日本近代建筑界的先驱吉坂隆正。而售票亭,雕塑花园及委内瑞拉馆则由斯卡帕设计。

古堡项目从1957年启动,直到1974年才全部建造完成,历时18年,是斯卡帕最有影响力也是最复杂的项目。

项目所处的场地历史层次非常复杂,是项目设计的重要前提。古堡实际上是一座建筑群,位于维罗纳古城的西南端,紧邻阿迪杰河(Adige),位于河道入城方向的一个转弯处。和斗兽场、香草市场一样,是维罗纳古城的地标之一。建筑群分东西两翼,以12世纪城墙为界。西翼的主要建筑是14世纪由斯卡拉家族建造的宫殿(Reggia)及马斯提奥塔楼(Mastio)。19世纪战争时期,古堡东翼改为军事用途,法国人建造了L型平面的兵营。兵营又在1920年代改造为复古风格的建筑,并改为博物馆功能。

图片来源:《经典再读10 古堡博物馆:用手术刀般精准的改造,复活一座沉睡的城堡》有方

卡诺瓦石膏艺廊( Canovian Plaster- Cast Gallery, Possagno)增建设计及完成为斯卡帕的忙碌50年代。当他在1955年开始设计这个建筑时,他手边几个艺廊、博物馆作品重安排设计才刚刚完成,而具有莱特风格的「委内瑞拉展示馆」及「维列提之屋」也同时或即将进入设计。此时50歳的斯卡帕由于过去设计经验的累积,已经具备了处理建筑空问的能量,而这些能量也逐渐看出他即将演化出的个人化特质卡诺瓦艺廊常常在各种版本的「斯卡帕专集」中作为引介斯卡帕的「第一」座建筑设计作品,而它奇特处理展览空问及展示物关係的手法也常常成为讨论「光与建筑」的研究案例。因此即使卡诺瓦艺廊增建案只是一个尺度相当局限的案子,但也确实代表了斯卡帕设计中最具「原创」的空间内涵,这个设计具有了他特有的最早期诗学想像记录。

从平面图可以看出三个体量的巧妙结合。高挑起的带4个天窗的方体(4),楔形的空间(5),与连接上述两空间及旧展示馆入口厅(2)的空间。

Three Graces占据了楔形空间的终点,除了享受阳光的拂照,还邻接着反射粼粼水光的小水池,因爲Three Graces在青春之泉旁被花香植物包围,一直是古典绘画中“三美嬉春”必定出现的场景。

布里昂家族墓园是建筑史上不朽的作品,是凝聚了斯卡帕一生设计手法和理念的集大成之作。墓园位于意大利的北部小城圣维托,占地面积约2200平方米,1968年布里昂夫人为纪念其亡夫而委托斯卡帕设计。项目至1978年建成,卡洛·斯卡帕本人于同年逝世,也最终长眠于此。

《卡拉特拉瓦因“设计过失”受意大利法院指控,或将面临7.8万欧元罚款》有方

《经典再读10 古堡博物馆:用手术刀般精准的改造,复活一座沉睡的城堡》有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那不勒斯开局7连胜 成五大联赛唯一全胜球队
Next post 126足球重臣卢扬扬每日谈球 竞彩001 004 精准推荐 意甲西甲足球赛事